箱根病院院長

单车大法好好好!!

题目好难想……!!

——山坂!

——武装集团真波×特务坂道(?

——跟原作毫无关系

——文笔渣肾吃

 

看到推特@ninagawaPDL 太太的那张图我就忍不住想写啊啊啊啊啊!!但是研究到坂道那特殊搜查官这个字眼我只找到A*******V………………………看到后想到不好的东西我想靖靖orz……那张图能想到的东西实在太多我就稍微写一下吧…希望有心写下去,不过不指望会写到结果……真波死还是什么的我不接受(喂

 

注:这里只是暂时放一些上来存着………电脑要爆了需要重装orzzzzzzzzzzzz……明天开始一次过慢慢写orz!今天就先让我陪女神浪a浪(

 

 

 

 

 

 

 

 

当夜晚来临之时,城市渐渐的堕入黑暗。街上路灯一闪一闪的,几乎没有一个人。但在某个地方,时不时会有长满刺的风用力的攻击着路边的大树,“呜呜”的声音格外悦耳。而就在这个地方上演了一场闹剧。

 

呼吸声慢慢变得急促起来,他尽力猛地的摆动着肢体,希望能够逃离这个地狱。但是体力早已到了极限,速度也开始下降,此时他见到了一个小巷,便立即躲进去,站在楼层的阴影之下,并没有被发现。等看着一群人追着自己的人跑过才暂且松了一口气。之后,他慢慢的将头伸出去查看周围情况,但视力因夜晚的黑暗而变得不太清晰。没办法,这里暂时可以休息一下吧。他这么想到。在他安心闭上双眼的时候,耳边响起的一句声音立刻让他惊恐起来。

 

“跑得很累吧,先生,需要来杯水吗?”

 

即使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温柔似的,但却让他变得无比恐惧。他颤抖着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处,声音的主人则慢慢的从阴影里走出来,一步一步让他感觉自己离死亡不远了。些许光照在那人的脸上,才稍微看得到那人一直在微笑着。他也笑了笑,也许是他太累了吧,居然忘记了小巷另一侧也可以进人。

 

“真波…山岳!”

 

真波山岳,那个会享受战斗过程的人。年纪轻轻就加入了武装集团,在武装集团内很受集团首领重用,但在黑道内并没有多少人听到过真波山岳的名字。他也曾经跟真波交过手,但是一下子就败下来了。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真波很少用枪,一般都是用短刀。

 

“唔…先生,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只有三秒钟哦。”

真波蹲在他面前问道,手指灵活的玩着短刀。

 

他只感觉到面前的真波充满杀气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体力再起身逃跑了,根本早就败下来了!绝望的心使他闭紧的双眼,静静的等待着死亡。

 

“诶,没话说嘛?那就……”

 

真波一瞬间将短刀刺进他心脏的位置,笑着说道:“哈,再见了哟。”

 

真波手中的短刀一瞬间变得鲜红,远看起来似乎十分的耀眼。

 

而墙的另一侧传来立刻逃走的声音。

 

等会应该就有更多的好戏吧。

 

“有疑似‘箱根’武装集团成员在……出现,请立即………………”

 

就这一瞬间,安静的警察局内多了许多命令声以及脚步声。

 

“一定是大事件啊!”

“好想参加。”

 

听到同期的两个同学的话语,作为一个平凡得没得再平凡的警官小野田坂道来说,大概这种特殊的任务也轮不到自己参加吧,即使自己也有些希望能够参加任务从而增长一些当差经验。

 

不过应该是命运天使在作怪,一位警官因身体不适倒下了,小野田又刚好路过看到此情况就冷静的蹲下立刻询问前辈情况,经过分析以及思考他猜测前辈应该是偏重感冒以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倒下。小野田瞬间感受到那前辈实在太强,身患重病也坚持上班什么的。就立刻跑去茶水间拿出热水和药给前辈并打算直接向长官请假送前辈去隔壁的医院。

 

就在这期间,长官看到小野田的一系列动作后稍微翻了翻成员资料,对于小野田的优异成绩以及冷静的面对突发事件感到满意,便命令小野田代替那位倒下的警官参加任务。小野田听到后稍微犹豫了一下,但又看了看脸色苍白倒在地上的前辈,还是想送前辈去医院。刚想开口拒绝,长官就告诉小野田并不用担心,他会安排其他的同事送他去医院的。

 

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喜悦感说来就来一下子涌上心头,但总觉得一切太过于突然以及顺利,他有点不能接受这是事实,感觉自己正在发一个很棒的梦。他的不禁把手伸向脸颊并十分用力的捏了捏,感觉到手捏脸直接发送到脑部的痛楚,从而确认这并不是梦,他稍微笑了笑,就把这份奇迹以及奇迹带来的喜悦扔进心底,毕竟这是重要的经历呢。

 

此刻他正在与战友们在车上认真的听着内阁情报调查室情报官对于“箱根”武装集团的讲述以及特殊任务队长的布局和命令。

 

不到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箱根”武装集团秘密基地。

 

 

————————————————————————————————————

我想靖靖……

不完整的脑洞……!!

*是看到@ 农夫三泉 太太的山坂突然想到的

*只是一个写到一半不想写的脑洞

*大概不会填坑            (喂!

*大学安定生活

*同居ing(?

                       没问题请继续往下↓

 

 

 

 

 

 

 

 

夜晚,无聊得已经顺着数完瓜子的真波正在等待着自己同居中的恋人坂道回家。即使坂道说过不用等他的门但真波还是想在坂道走进门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继续做一些恋人经常做的事情,但坂道总是会以各种理由拒绝真波的热情,他也不好再做些什么,只能恋恋不舍的回自己的房间关灯睡觉。

在这无聊至极的时候,真波努力的想起了早上有个同学一直在安利他玩一个叫“妹妹的房间”的游戏,他想反正也无聊就玩玩好了。一脸没兴趣的真波随意的点着手机屏幕。感觉上这就是一个绅士游戏,就是哥哥在妹妹与家人外出旅行的时候入妹妹的房间寻找妹妹的秘密。不过一会真波就把游戏给删了,他把手机扔一边后脸继续贴在沙发上。

“哼那个妹妹也没有坂道君可爱来着。”
说完之后真波想了想,一下子跳起来。

坂道君会不会也有很多秘密?

语毕真波立刻跑到坂道的房门前,完全没有像游戏里的哥哥一样想各种问题,而是直接不顾后果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随意打开衣柜慢慢的翻了起来。不出所料的衣柜里也是Love hime的周边……

“诶?这个是什么……?”
真波的目光转移到了衣柜最底层的纸袋子,抽出来的时候不料把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他把掉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捡起来平铺在坂道的床上:紫色的一坨东西,两个发圈,粉色的无袖又像水手服的上衣,白色的裙子,红色的蝴蝶结…………真波转头望了望墙上的海报。

“hi…hime?!”
他坐在床上冷静的想了想坂道收集这些衣服是干什么的,仔细想了想这衣服好像陪坂道去漫展的时候也见过……他努力的回想着坂道指着那些把自己装扮成hime的可爱女孩子叫做是……

“Cosplay!”
真波瞬间恍然大悟,不禁捂嘴笑了笑。

“啊原来这就是坂道君的秘密,坂道君是想cos hime!!但是……”
真波拿起坂道的抱枕把头埋进去。
“好失望坂道君根本就没有在我面前穿过呀……想看到!”

 

——TBC——

于是到这里我就写不下去了……


请自己愉快的想下去吧ww        (喂

调酒师真波x实习生坂道
【两人不认识(嗯大概
【信号gay在一个公司里实习(嗯大概
【其实我只是在存脑洞……(喂


绚丽多彩的灯光,节奏强烈的歌曲,在这大口吸气只能闻到酒的味道。小野田坂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来这间位于公司中层的酒吧。这间酒吧仅仅是给在公司工作的职员下班后休闲娱乐的地方。
小野田很少走进这些地方玩,但是由于自己少数朋友之一的鸣子将自己拉进来,恐怕早就已经跑回到家躺尸了吧。
小野田脱下眼镜揉了揉疲劳的双眼,期间不断的打着哈欠。在他重新把眼镜放回自己鼻梁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抬眼一看,是一个调酒师在调酒。那人正熟练的抛起手中的酒瓶。
真的好厉害呢……
小野田这么感叹道。
睡意不断涌上脑袋,想起几日前完成当日工作下班后就立刻跑回家补欠下多集的hime,补完后发现已经凌晨三点多,本来就已经睡眠不足了结果因为工作量突然加码不得不每天自开OT,并且回到家也在工作。现在的小野田最需要的果然还是一杯回魂咖啡,不然他真的要担心自己撑不撑得了到家了。
唔…不过鸣子君和今泉君真是好毅力呢,明明工作这么辛苦现在也这么有活力。
“先生?这杯酒就给你吧?”
“诶?”



就这样吧……结果到头来真波就一句话嘛…………有毅力明天继续(喂